现在的街上总是身心俱疲,为生活不辞辛劳奔波的形形色色的人们,他们总是在追赶,追赶这个世界的潮流,追赶这个世界的速度,先是用生命健康去换金钱,再用金钱去换时间,再用时间去换金钱,然后又用金钱去换生命健康......循环往复,然后终无尽头。

这街上川流不息的行人、车辆,这白天的人声鼎沸,这晚上的异彩纷呈,让这颗在天幕下暗淡无光的蓝色星球,一时间变得光彩夺目,霓虹耀眼。灯火显现出的繁华,在星球的表面针织上一层浮华的外衣没有实在的本质,只有肤浅的表象。

这个时代,几乎每个人,每天都在高调的呐喊,呐喊着人生的美好,呐喊着生活的充实......可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,在这美好充实的外表下,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空虚,唯有在天幕尽黑的夜晚,房子内外灯火通明时,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明亮的镜子前,用白天那个光鲜亮丽的镀金人看着夜晚身心俱疲的身影,用这面镜子反射着真实的另一个人,刺眼的灯光直直的打在身上,嘲笑着这个时代的落寞不堪——毫不留情。

在白天的金刚强人,往往会在黑夜里褪去那一身的铠甲,露出如玻璃般脆弱的心。暖暖的日光下所负的重伤,在当时似金刚不坏之身,唯有在淡淡的月光下,像小兽般轻轻舔着伤口,蜷缩在墙角下,独自清理着自己的伤痕。令人不解的是,月亮是太阳透过月球散发出来的光芒,也就是没有了白天的温度和明亮的日光,留下了一些淡淡的亮光而已,不过是多了一个纱一样的遮掩物,却能令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,这月亮还真是无人可述的强大,人也是无人可解的奇特。又或者说,这一切其实根本与月亮无关,不过是黑夜作祟而已。两者如磁铁异性相吸的原理一般存在着。而日光和战甲却像同性相斥一样,相生相克着。

相比于这个灯火辉煌的现代,过去的以前似乎更加完美了些。那个时候没有这个时代的很多物质,但却有这个时代缺乏的一切实质,那个时候是没有电的,就更不用提手机,电脑,App了;那个时候也没有高科技,也不用说飞机、轮船和火车。有的只是快马加鞭的书信报一声平安,有的只是烛火闪现的暗光亮一室温暖,有的只是绿色荫庇的树木述一生情缘。

——用一世沉寂,换岁月安好。